65分,不能再多。

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州–题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静默的小树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其实一开始也没有抱很大的希望,但考虑到还不曾去影院看过古龙片,而且以后大有可能也不会再有古龙片了,所以还是去看了。
    嗯,之前还特地买了《三少爷的剑》读了一遍,然后把当年尔冬升主演的那一版看了看。其实也是比较期待尔冬升。
    但尔冬升挺让我失望的

本书以神剑山庄的三少爷剑神谢晓峰与慕容秋荻的感情恩怨以及谢晓峰与他们的孩子小荻的爱恨矛盾为引导,以谢晓峰与燕十三这两个最伟大的剑客之间的最终决斗为中心,拿谢晓峰的经历写出江湖人的宿命。谢晓峰在之前厌倦江湖,抛弃生来就有的地位和财富和在武林中的名望,假装去世后化名阿吉,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为生计忙碌,然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不得不重现江湖。最终在慕容秋荻的影响下,谢燕一战打响。此时燕十三已悟出了更厉害的剑招,当谢晓峰的剑钉死了燕十三的第十四剑时,十五剑出现了,这是代表着”死亡“的一剑。就在谢晓峰将要死在燕十三的“夺命十三剑”的第十五剑时,燕十三将剑刺向了自己,谢晓峰深思……理解燕十三不想“夺命十三剑”最狠毒的第十五招变化存于世上带来更多的灾祸而引剑自刎,他为了这份伟大的情怀与境界而割掉双手大拇指,终生不再使剑。慕容秋荻不再纠缠谢晓峰,在江湖上没有了踪迹。谢晓峰与慕容秋荻的孩子成为了江湖上年轻一代中最出色的剑客,又开始了他父亲那样的人生循环。而不能使剑的谢晓峰依然遭到了其他剑客的挑战,谢晓峰将他们击败后,他的朋友同时也是燕十三的弟子铁开诚说,只要你一旦做了谢晓峰,就永远是谢晓峰,就算你已不再握剑,也还是谢晓峰

年少时多爱离奇的故事,因此独爱武侠。从《游侠列传》、唐传奇、《三侠五义》伊始,到民国时还珠楼主《蜀山剑侠传》、王度庐鹤铁五部曲,最后到新时期集大成的粱金古,有多少恩怨情仇一朝起,到最后江湖夜雨十年灯。
武侠里,又最爱古龙。闻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尽妍态,不胜心向往之,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一个什么都能看得见的瞎子,有一个长着两双眼睛三只手四条眉毛的朋友。青青的弯刀,青如春树,青如湖水,一式刀光,一道飞虹。富贵山庄的庄主,却穷得整个山庄只剩自己身下的一张床,可以躺在床上三天一动不动,也会一连翻三百八十个跟头只为逗一个刚失去母亲的孩子一笑。三十三岁的女刀客,骑最快的马,爬最高的山,吃最辣的菜,喝最烈的酒,玩最利的刀,杀最狠的人。古龙笔下的江湖人,总是活的极致,极美,极痴,极狂,极风流,极寂寞。
正是对古龙的情有独钟,当看到电影《三少爷的剑》即将上映的消息时,心情喜忧参半。忧不必说,古龙作品的影视化是出了名的难搞,喜的是看到主创竟是徐克和尔冬升组队,徐老怪的新武侠至今仍是多少人心头的朱砂痣,而曾演过三少爷的尔冬升自称为这个本子“二十年磨一剑”,这两位也可以称得上黄金班底了。
然而整场看下来,最让我热血沸腾的一刻,可能就是片头“三少爷的剑”几个酣畅淋漓的墨字甩上银幕的一瞬了。八个字形容观影感受,有皮无骨,有形无神。
通篇而论,这部电影的美术、服化、特效等等都是可圈可点的。燕十三刚出场时的湖心冷月,霜浸长桥,孤绝肃杀之气扑面而来。翠云峰下、绿水湖前,一叶轻舟横渡,颇有水墨山水画的高远构图之美。包括燕十三来到苦海镇后为自己选的墓地,一座伶仃木屋,周围是一大片假的不能再假的粉白花林,带着一点复古的俏皮意趣,能看出是尔冬升对早期邵氏电影棚景的致敬。特效上徐克出品,定是精品,其中有几幕将剑意化为动态的黑影,形意流转,也有几分古龙形而上的缥缈味道。
奈何,电影技术长足发展的另一面却是武侠情怀的缺失,重武轻侠成了武侠片没落的源头。古龙在《天涯•明月•刀》的序言中就曾经说过,情节的诡奇变化已不能再算是武侠小说最大的吸引力,人性的冲突才永远是最具吸引力的。古龙就很喜欢将自己的人生体验投影在作品中。众所周知,古龙一生好酒、好赌、好美人,过得是很痛快的。他喜欢写的,也是那种痛快的时代,快意恩仇,敢爱敢恨,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笔下的江湖人,总是有饮不尽的杯中酒,杀不完的仇人头。不论是大侠大盗、隐士义士,还是嫖客妓女、世家显贵,他们的生活总是多姿多彩的,充满了冒险和刺激。
然而,《三少爷的剑》却提出了这样一个疑问:假如你要什么就有什么,这人生中还有什么是值得你去追求的?这种空虚有谁知道?
可以说,古龙在这部作品中从头到尾探讨的就是这样一个颇具哲学味的命题。这个命题已经超出了武侠的范畴,更多的是他对人之命运的困惑与思考。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管是落拓杀手燕十三,还是神剑三少谢晓峰,都不止一次感叹过,所谓江湖人,正像是风中的落叶,水中的浮萍,何去何从,又何尝是自己能决定的?
谢晓峰为何变成阿吉,书中并未明确交代,但可以肯定的是,绝不会只是为了逃避一个家族的逼迫,或一个女人的野心。他沉默的混迹于老苗子、娃娃这群最底层的人中,也并不是真的甘心过和他们一样的生活,而是出于一种极度的自我厌倦与折磨。他宁愿以阿吉的身份毁灭,而让三少爷的荣光于远方永存。我是谁,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对于答案的求而不得,将他从谢晓峰的神坛拉下,变成了没用的阿吉。所幸,书的最后,他终于寻找到了内心的平静,再次回归成为谢晓峰,见证着江湖大道的传承与延续。可以说,全书一切的奇崛吊诡,都是为这个形而上的主题服务的。古龙想写的,不是两个偏执狂的爱恨情仇,不是贫民窟里的恋爱童话,也不是正义战胜了邪恶的武林传奇,他想表现的,正是人之为人的原生痛苦,是一个灵魂从迷乱到突破桎梏最后自我救赎的历程。
尔冬升在宣传时曾说,这部电影将再现古龙对他亲口讲述的另一个故事,一个完全不同的三少爷。然而,我却觉得这个故事既不古龙,也不尔冬升,更不徐克。
尔冬升镜头里的谢晓峰太软绵绵,燕十三始终智商不在线,慕容秋荻像得了人格分裂,化身咆哮帝的竹叶青更是让人不忍直视,崩塌的人设太不像出自惯于雕刻人像的尔冬升之手了。在故事主题设计上,他选取了一段四角恋爱故事重笔渲染,然而拙劣的叙事和僵硬的演技让观众看的迷之尴尬,场上情深义重,场下笑场连连。
再说徐克。为什么爱徐克?因为他的武侠片太有江湖气了。只一部《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就足以说明他曾经的鬼才风流。“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鸿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浪人营外,火光依稀,令狐冲和东方不败对坐高岗,有剑,有酒,有萧,邀清风明月,叹江湖几何。“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华山弟子相约弃剑归隐,从此不问江湖是非,可还终究是为义所累,青山埋骨,再也没回得去牛背山。“我不会告诉你,我要你后悔一辈子,要你永远记得我”。黑木崖下,一袭红衣如血,那个含泪含嗔的微笑,说不尽的情义缱绻,荡气回肠。徐克的江湖,总是让观众入意忘形,醉心于酣畅侠气而不在乎叙事是否严谨有度。比照前作,这把三少爷的剑失了一分锐气,三分潇洒,终是让观众少了五分回味。
谈到武侠的迷人之处,知乎上曾有人说,武侠是疲惫生活里的英雄梦想,是此生此世之外的诗意世界。少年时光怪陆离的美梦,成年后求而不得的人生,武侠里的人都替我过过了。在武侠世界中,我们可以永远叛逆,永远孤独,永远不妥协。只要现实仍有缺憾,我想我们就会一直憧憬武侠。希望什么时候,能看到有个会讲故事的人,拍出个有情怀的电影,讲了个有侠义的江湖,让观众看完后能轻吁口气,得意一笑,告诉自己,我有一把剑,足以慰风尘。

特地跑到影院去看了《三少爷的剑•渣男谢晓峰四角恋爱记》

图片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